• 镜子、衣裳和包裹三个比喻的侧重点各自在哪里?

  • 语言的系统性我在这不能多说,因为我底下会讲到各种语言,比如说绘画语言或音乐语言,当然我现在讲的语言永远是指字词语言,就是我们最最平常会想到的语言。它的系统性突出地表现在,比如说我要提前讲一句它跟绘画语言的不同之处,不同之处非常多,但是在这个上下文中就是:绘画的语言你比如说红色要跟蓝色这么搭配,这个线条跟那个线条这么搭配,是吧?它就像是语言本身有一个结构,就绘画的语言各个部分之间有一个结构。但是呢,假如说我们把这些颜色 […]

  • 那么这两大进路在语言学中就是这样,但是在其他方面也是一样的了,是吧?你比如说在这个艺术理论中。比如说以前我们年轻的时候学校里都是讲托尔斯泰,老引用列宁的那句话:托尔斯泰是俄国的一面镜子,文艺作品是一面镜子,这个经常在用。那么我们讲真理是什么,那么真理就是正确地反映了现实或者事实,或者诸如此类的,所有的这些“反映论”,基本上都是这个路线,就是有一个现实。
    现在索绪尔连着刚才讲的这个意思,他还有一个重要的意思, […]

  • 我也不能在这多讲索绪尔,我想跟着问题走,只把大的关节讲一讲,那索绪尔大致就这个意思,讲语言是一个结构,我们必须要通过语言才能思考这个世界,我直接引用索绪尔的话大概就可以了。他就是说:在语言之前,一切都是模糊不清的,都是混沌一团,大概是这么一个意思,能听出来跟一开始我们的那个观念、现实决定语言这个大的方向是转过来的(细节咱们不说)。后来有人引用康德自己的一段话,当然引用的不是特别正确,把康德叫做哥白尼式的革命,你们也知 […]

  • 载入更多